没肉不和你做朋友,肉不香不和你做朋友

【周叶】无门囚笼03(我的囚禁play中透露着一股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贵)

14年,与他的认知偏差了两年之久,这让周泽楷下意识地觉得叶修肯定又是在和他开玩笑,没错,他的记忆里,叶修是有这样的乐趣,他曾经为了能看到他不同的表情,半夜就穿了一件衬衫来敲他的房门,他总是喜欢开这种擦边的玩笑。

“前辈,这玩笑不好笑。”

外面的阳光打进来,周泽楷被叶修脚上的锁链折射的光闪得眯起眼,他觉得叶修这次的玩笑真的是开的有一些大,看!他脚上的锁链!就算是一个玩笑,他也不能这么去亵渎自己的身体!还有他身上的吻痕,周泽楷看了一眼自己穿得一丝不苟的裤子,又联想了一下他这一身很明显病后的酸痛,排除了他的嫌疑。

这个吻痕是为了这个玩笑够逼真所以特意画上去的吧?

以前叶修玩笑被拆穿后,通常都会点一根烟,坐下来一边嫌他不配合一边自顾自地回味他的古板,但是这次叶修没有,他拉过周泽楷的手,让他触摸那个一直晃他眼的锁链,金属制的锁链很光滑,但是在接近锁扣的地方,质地突然变得很粗糙,再离得近一点,那个地方原来刻着一行字

——周泽楷。

“小周,我也觉得”叶修缓缓抬起头:“失忆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淡然的,狡猾的,愤怒的,在叶修的眼睛里向来都毫不遮掩,就像是一个老烟枪有一口洁白的牙齿,他总是无论身处在哪,都能找到自我。这也是周泽楷所迷恋的地方,可这一次他显然失了往常的水准,他常年抽的烟,终于不甘于只在他的嗓子眼里走一遭,野心勃勃的盘踞在那个从来清澈的双眼里,导致周泽楷无法看懂,叶修在说失忆这个玩笑不好笑时,眼里盛满的到底是什么。

“前辈,我不懂。”

“......”

没有回复,没有解释,没有前因后果,叶修的表情像是受够了一个装傻的人,不再继续这个失忆的笑话,两个人都一整天没有吃饭了。他走下床,拖拉着他的锁链准备挪到厨房去。

周泽楷抓住他的手。

“前辈。”

这个没头没尾的玩笑不光不好笑,甚至让人发冷汗。他伸手去抹印在叶修后颈的吻痕。

蹭不掉。

蹭不掉,这意味着什么?

刚醒时的所有画面再一次走马灯地闪过,布满吻痕的身体,面露凶光的脚链还有精心雕刻的名字。

“我,”没理由会有人开这么恶劣的玩笑让人从脚底往心底发寒,叶修不是这样的人,然而一睁开眼,就荒诞得让人分不清梦境与否的信息。“都是我做的?”


评论(5)
热度(89)

© 刀吊吊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