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肉不和你做朋友,肉不香不和你做朋友

#大薛#我不与你完整04(现实背景,肉多,he,我就是迟迟不写肉,这是属于我的矜持)

(这篇文设定是这样的,因为我每次更的都很短,所以一开始可能会觉得进入标题很慢,其实是按照两个人的角度去分别写的,开头从梗,到怪癖再到初夜,每一个都是一个小片段,这里的感觉就像是,emmm,就像是这三件事情,是大老师只想告诉大家发生事情的一部分,然后之后也会有薛老师角度的这三篇,然后等薛老师三篇出来,剧情里有一些大老师不愿意透露的大家觉得比较突然唐突的内容就会得到比较好的解释。emmm,总得来说就是,大家可以当成一个故事,你听薛老师和大老师分别讲的感觉。)
薛之谦见大张伟的动作停下来,不情愿地睁开眼看着对方,拉过大张伟的手直接摸向了自己的身下。
他起来了,大家都是男人,这样明显的暗示代表着什么大张伟很清楚,可是,他们俩不清不楚的真的发生了关系,算是什么?
虽然他不算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甚至一向是想到什么做什么,可是身下的人毕竟是他的朋友。
虽然他们俩之前就接吻过,甚至刚刚天雷勾地火,可是,毕竟是朋友!
“53秒。”
“什么?”
“刚刚停下了53秒钟。”薛之谦放开大张伟的手,冷冷地看着他。这让一向善于化解尴尬的大张伟尴尬无比。
“不是,薛老师你听我说。”
“我亲了你2分钟你才硬,然而你软下去只需要53秒。”
“我那是,不是,你这个说法有点儿伤我的心。你这说的跟我不行一样,我和你说,我这一天都在硬,除了之前那两分钟和刚刚软下去那一秒。”
“脱衣服。”薛之谦也不管大张伟满嘴里跑火车,伸手去拽大张伟身上那件已经摇摇欲坠的上衣,什么意思?薛之谦今天是铁了心要干?那他们男人之间的友谊呢?难不成要在今天,干出高度,干出升华,干出不一样的新明天?
“不不不,薛老师我觉得这种事还是操之过急了。”
薛之谦听了,白了他一眼:“神经病,我是要洗衣服。”将衣服塞进衣筐,薛之谦就顶着还鼓鼓囊囊的下身挪步去了洗衣机那。
大张伟偷偷地瞄了眼薛之谦的下身,又看了看对方毫无尴尬的表情,忍不住喝了口三天前的冷水压压惊。
薛老师,为我们虚假的友谊,干杯。

怪癖篇完

初夜篇

虽然入住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不过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两个人之后的相处,此刻穿着睡衣的大张伟听着浴室的水声这么想着。其实此刻有一首诗特别应景,热水嘈嘈如疾雨,冷水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评论(1)
热度(33)

© 刀吊吊刀 | Powered by LOFTER